恋爱日志美文_与思念相关的诗歌|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即将消失的渡口

来源:爱情故事网   时间: 2020-10-21

八百里清江,象一条翠绿的丝带缠绕在土苗山寨的群山峻岭之中,是长江在湖北的第二大支流。沿岸渡口众多,最有名的莫过于巴东县水布垭境内的南潭河汽渡码头,也是恩施州现存唯一的国有汽车轮渡码头。每天通过的汽车近300辆、乘客约2000人,默默无闻的“水上公路”,记录着驳渡五十年风雨漂摇的岁月传奇。

1968年,随着大杨公路的贯通(大路坡至杨柳池),南潭河渡口因势而生。站在三里城至高点上,眺望整个渡口区域,上至桃符口,下至招徕河,南到白岩顶,北到东向门,就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山间盆地,养育着世世代代在此繁衍生息的土家儿女。伫立良久,感慨万千。

椭圆盆地被清江沿中轴切割,一分为二,形成相对均匀的两半。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矮丘与平地相间,河流与山外相连,云蒸霞蔚,恰如人间仙境。为了方便两岸人民交流往来,祖辈开辟了南潭河渡口和下游二十公里处的水布垭渡口,用古老的豌豆角木船渡运来往的客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盆地上下两个渡口历史性的互换着繁荣,演绎着时代的变迁。大杨公路乃至后来的巴鹤省道贯通,南潭河渡口赢得了渡口老大的身份,人称“清江第一渡”。水布垭渡口则失去区位优势,日渐衰落,除了少数走亲戚赶时间的偶尔经过这里,大多数外出的人都到南潭河渡口乘车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最后一个船夫子去世以后,无人接手摆渡行当,渡口自然废弃。“野渡无人舟自横”,除了荒凉还是荒凉。

风水轮流转,成名当有时。2002年10月,清江水布垭工程大江截流成功,水布垭这个名字一天走红,永载史册。渡口原址换着面孔一举成就了“清江流域最大的水电站——水布垭电站”“世界最高面板堆石坝——水布垭大坝”“清江中游旅游集散中心——水布垭码头”。坝下的水布垭工程大桥和坝上的巴东清江大桥遥相呼应,共同承担着巴东、鹤峰、建始、五峰、长阳等五县各族人民交流往来的重任,辛苦且快乐着。南潭河呢,清江筑坝水位抬高,形成了山间平湖,规划为未来水布垭景区的泛舟游弋功能区。渡口呢?随着巴鹤公路的改造升级,下游的巴东清江大桥直接从北岸长岭连通南岸泗淌,距离和老路大致相等,还不需半小时等渡,可以预见,不出两年,也许明年,这个渡口就将消失。

相比水布垭渡口,更值得怀念的当然是南潭河渡口了。小时候,暑假天都要到大姐家去玩,南潭村三组正好处在渡口南岸的最佳观赏位置,距渡口不足三里,位于河岸上边一段缓坡前的平地上,象个看台,不仅能看到渡口两岸车辆上下驳船,还可以观赏清江放排的别样风景。(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少年总是好奇的,亦如现在的孩子第一次看见挖机作业,觉得神奇,守着老看,一看就是大半天,要吃饭了都喊不回去。那时看渡口也是一样,而且觉着隔远了看不清楚,不过瘾,就邀约伙伴跑到河边看个仔细。……我的天哪,好宽的河、好大的船、好多的车啊!

古人选择渡口,多在水流平缓的河段,晴天自然没有什么大浪,但江水还是在流速的推涌下,不停地荡涤着堤岸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怎么选医院,于不识水性的小孩自然是非常危险的。我们呢,全然不懂,只是认真地看车、看船。

最早的南潭河汽渡,用的是木制驳船渡运过往车辆,往返都是靠人工用篾缆拉船。码头工人风里来雨里去,冒严寒顶酷暑,和现在相比,辛苦百倍不止。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前,放排是清江一道独特的风景,它有专门的管理机构——水远队。上游的人把砍伐的木材,编成木排,待汛期到来,放到江中,流向下游,直抵长江。

放排,是把木材通过水流运输的一种方式。将木材用藤条、蔑缆、钢索、铁链等索具编扎成排节,根据河流情况,或将若干排节纵横连接成排,由水流自然操纵,使其顺水漂下。水流湍急的河段,排尖猛地插入水中,然后在数十米外冒出来,惊险刺激,彰显排工的好身手、好功夫。

木排的形式有单层、多层和木捆的,大小根据河宽及水深而异。为求个安全吉祥,排工早餐筷子不准分开、不准搁在碗上,不要多话,避免发生搁浅、翻排、撞散、折断等险情。

我们看到的放排,是没有惊险的。渡口一带水流平缓,是排工最惬意、最安心的地方。引起我们注意的不是排,而是排工号子,远远的就能听见:

哟呵…哟呵…哟呵…

雨后天晴好放排哟

头排去哒二排来

头排去哒二排哟呵来

么妹的个山歌逗人爱

人为什么会抽搐?; letter-spacing: normal; padding-right: 0px; font: 15px/28px arial,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color: rgb(0,0,0); word-spacing: 0px; padding-top: 0px;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好似那个春风哟扑我怀也

春风扑我哟怀也

咳咳漂过千重岭罗

飞落百丈崖呀哈

号子声声哟传天外呀

咳左咳左放木排哟送木材也

万座高楼盖起来哟

咳咳咳咳哟哟哟哟哟呵

不知不觉已是下午时分,大家依旧乐此不疲。放排的过去了,又一渡驳船过来。此时渡的是一辆汽车、一驾马车。……老家离公路远,从没近距离看过车,盯着盯着看,船工大声呵斥,提醒注意安全。汽车跑得快,马车在上坡跑得漫,我们便追着马车玩。绕过好几个回头线,天快黑才回到大姐家。

见面被狠狠地吼了一顿,大姐说,你哥找你还没回来呢,出门也不晓得说一声,老不听话。知道我们去了江边,更是火冒三丈,恨恨地说,怪不得喊都喊不应,江边去不得的啊,前不久,下湾一个十二岁的男孩,够在江边看鱼,看迎势哒,一头栽下去,就再也没有起来,死哒。河里泡死过好多人,你们硬是找不到哈数。我只是垂头站在那里,听姐训斥,不敢吱声,原本想告诉姐今天的所见所闻,表达自己开阔眼界之意,此时,早已被教训取代得无影无踪。

后来外吉林癫痫病治疗哪里好出读书,南潭河是必经之地。无数次相遇,最初的好奇早已无存,只是遇到下雨涨大水,无法正常过渡,时常焦虑不已。记忆最深刻最有感慨的,就一个字:难!

毕业分配到杨柳中学,二十岁,直接替换一女教师当了班主任。这是区重点初中,升学考试目标就是看过河人数,其实就是考上中专或县重点高中人数。巴东老八区要外出到县城,或是恩施、宜昌、武汉等地,必过南潭河,如此,中考上了重点线称为过河,是衡量教学业绩的刚性指标。

缘于所带班级过河人数持续攀升,居高未下,几年后被提拔为校长,到县城开会的次数就多了,于是,跟一度稀少谋面的渡口又亲密热火起来。

班车从巴东到杨柳池,往返于坑坑洼洼的砂石路上,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水四溅,一天一个单边,长年累月地跋涉着。路途遥远,一坐就是一整天。晴天稍好,阴雨天、雪凌天,基本上都是两头黑。凌晨三四点钟就要起床,四点半发车,赶六点钟的第一渡,到巴东一般都是吃晚饭的时候。最可怕、可恨、可怜的,是下大雨涨水隔渡。一隔渡,班车就只能停在渡口北边,司机在唯一的粮油旅店住宿,等第二天早晨南边的乘客到了,再返回巴东。

河里涨水,班车隔渡,码头上的豌豆角船生意就特别火爆。平时一渡,一人一块、两块、三块不等,水涨得太高,一次只能渡一人,价格也就高达三十块(南潭河到巴东车费才三块呢)。这是我坐的最贵的一次豌豆角船,也是最惊险的一次。船夫子将豌豆角船划向渡口上游半里路的河流中间,然后借助河中间的分浪“哗”的一下斜漂对岸码头。整个船象一片蓼叶,在波浪中起伏颠簸,我呢,屏住呼吸,不敢做声,生怕出现意外。浪从头顶飞过,头发、衣服全都湿淋淋的。到彼岸,惊魂未定,连忙下船,沿河边乱石岗步行到公路上赶车。……缓过神来,回望汹涌波涛,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当然,严重的也有船在河中间“哗”的一下没有斜漂过去,被浪打翻出事,甚至死人的。

到底隔不隔渡,有熟人的在单位打个电话问一下,有经验的看看山头的气象,无熟人又没经验的,为了赶时间,就只好过硬步行到南潭河,看豌豆角船敢不敢渡河。步行要走三四十里路,顺公路走到麻石坪一个叫凉风垭的地方,然后急下陡坡,走小路,趟水过胡家沟,经熊龙坪,一直往前走,不到渡口根本看不到河水涨了多高。一般情况,水涨到码头上几十米的回头线上,或是淹没了北岸河里三块巨大的石头,就不能过了,船夫子如是说。

经历多了,隔河的时候过硬走的次数就变得少了。提前知道情况,作好安排,找个便车(拖拉机为主)也不是难事。打电话问询、看天气判断,大多也比较准确。如果下大雨了,杨柳池东南方向的隔夹山有雾,第二天一定隔渡。民间谚语说:隔夹山罩雾,南潭河隔渡,准确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时光辗转推移,社会日新月异,渡口的驳船不断更新升级,人们出行的安全便利指数也在跨越式提高。八十年代中期,交通部门统一部署,木驳船换成了铁驳船,在空中架钢缆线,用机械转盘绞索拉船。清江水布垭大江截流、工程完工后,江面变宽,铁驳船终于换成了现代化的动力渡船,而且载车量多次扩容增大。现在的渡船,每次能装载大车12辆,面的车40辆,不误点,不隔渡,两小时一班,两岸人民普遍享受着国家富强带来的极大红利。

离开杨柳池,到北边工作已经整整二十突然口吐白沫昏迷是怎么回事年,寒暑假探访老家也成常规,经过南潭河渡口无数次,这回是最为依恋的一次。远远望见渡口,俯瞰南潭河,豁然开朗,倍感亲切。河面如刚刚擦拭过的镜子,豪华的汽渡停泊在岸边,平湖、远山、绝壁相映成趣,水中倒影活象一幅天然的水彩画,清晰可见。小小的一片水域,游弋着各式各样的船只,有老式木船、有快艇、有货船、有游船,传统与现代融合,古朴与时尚争辉,让人心情愉悦,滋润着对未来的追求与梦想。于是,这一艘艘造型别致、颜色鲜艳的船只,莫名地让人想起秦淮河的画舫来。

船工们早晨八点开渡,下午六点最后一渡。夕阳西下,繁忙的船只退去,湖面空旷超然,偶尔几只水鸟掠过水面,叽喳一声就不见了踪影,给人留下类似于惜别的味道。接下来,只有清风漫悠的平湖,静怡如画的山色,在期盼中默默等待两岸祥和的万家灯火。

(腰悬河,2018年11月于同仁书斋)

作者简介:

毛兴凯,男,土家族,字同仁,号前川瀑布,笔名腰悬河,湖北省巴东县人。1961年2月出生,1981年8月参加工作。大学本科学历,中学语文高级教师,历任初中高中校长、教育站长。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会员;湖北省楹联学会会员;北京华夏诗联书画院研究员;《中

国作家网》会员;巴东县作家协会会员;恩施州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

爱好写作,崇尚质朴简练的文风,部分作品见诸报刊、杂志。著有散文集《故乡的心跳》,由中国文艺出版社出版。

通联: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名相路206号

邮编:

电话:

Q Q: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的治疗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能治愈吗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好方法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得了癫痫能治好吗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羊羔疯能治好吗   治疗癫痫的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中医治疗方法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病症状   癫痫症的症状都有哪些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怎么才能治好癫痫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儿童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能治愈吗   癫痫症状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   植物网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南昌癫痫病医院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怎么样   癫痫病症状   成都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郑州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好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全国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怎么治疗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费用是多少   黑龙江癫痫病专科医院   陕西癫痫病专科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