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日志美文_与思念相关的诗歌|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继父奸女记{微电影剧本}_原创杂文_散文在线_蜀韵文学网

来源:爱情故事网   时间: 2019-07-16

  今年一月初

  受害人及其亲属终于向公安机关报案

  十岁开始遭继父强暴

  心理学学者指出:绳之以法并不是性侵犯的终结篇

  ■调查时间:2002年1月

  ■调查地点:京郊某区

  ■调查原由:

  这是一桩令人发指的罪行。就在京郊某区,刚刚初中毕业的女孩安安,自10岁开始被继父强奸,至今长达7年之久。今年元旦,安安终于告到公安局,她的继父迅速被拘留。

  关注这一事件的时候,有朋友提醒:这件事确实令人惊讶与愤慨,但现在同类的事件已经报道得太多了,还算得上是一条有价值的“新闻”吗?听后更坚定了做下去的决心:本应是“新闻”的,都快不算得是“新闻”了,这本身不就是“新闻”吗?而且是一则令人不安的新闻。

  有这样的背景在,这桩典型个案看上去有了更多值得挖掘与思考的东西。

  ■两次离家出走 再也不相信继父的信誓旦旦

  从市区出发去我们的目的地,乘长途公共汽车都用不了一个小时。到了乡里,记者找了一辆车,报出安安妈妈的名字,司机脱口而出:“我们就是一个村的,我带你们找去。”但马上他又犹豫起来,好好地打量了记者几眼,问:“你们找他们家是什么事啊?”在记者回答是朋友间的私事之后,司机还是不放心:“这样吧,我带你们去,但你们可别说是我。”

  进了村,司机坐在车上,向一扇紧锁的铁门一努嘴说:“这儿就是。”看来,家里并没有人。两三个村里的人看见我们停在安安家门口,站在远处看着,小声议论,并不走近。

  没能直接见到安安。几经辗转,记者终于找到安安的大姨。

  大姨快人快语,很快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安安的妈妈与她继父结婚的时候,安安才一岁多。继父也带来了一个女儿英英,比安安只大几个月。从孩子小的时候起继父就偏心,只宠自己的女儿,对安安却经常打骂。他与安安妈妈的关系很快也变得不好,两人经常争吵,安安的妈妈也常被打。

  说到安安10岁那年开始发生的那桩“祸事”,复述起孩子向自己说的那些血泪的细节,安安大姨的嘴唇有些颤,眼圈也红了。“你说那个畜牲,他怎么下得去手?他自己的亲闺女也和安安一般儿大,他就不想想自己的闺女如果也被人欺负了,心里是个啥滋味?”

  “安安的妈妈一直没发现这事吗?”

  “她被蒙在鼓里啊,孩子一直不敢跟妈说,就告诉了她姐姐。可英英也保护不了她啊,实在受不了了就老往外边跑。去年5月份,这俩孩子跟另外俩孩子一块儿偷偷跑到济南去了,离家前给她妈留下了两封信,才把事情从头说了。”

  后来安安和英英又被找回了家。继父在接安安她们回家的路上向安安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天真的安安相信了,希望从此以后能好好过日子。可是才过了三个月,继父“旧病复发”。再也无法忍受的安安在去年年底跟姐姐一起再次离家出走。

  元旦,安安和英英来到大姨家,在大姨的逼问下说出了事情真相。大姨认识懂法的人,在大姨的鼓励和支持下,经过咨询,安安最终坚定了上告的决心。运城羊羔疯正规医院

  ■10岁开始被强暴 不敢反抗也不敢说

  自从继父被逮捕之后,安安母女三人不愿再回那个家,如今都挤在大姨家里住。隔了两天,记者按照约定去见安安。

  想象中的安安,眼神可能像惊慌的小兔子一般无助,也可能充满警惕与不信任,但实际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女孩,圆脸,短发,相貌不起眼,脸上也看不出丝毫强烈的情绪。安安礼貌地开门,倒茶,很配合地回答我们的问题,偶尔也会淡淡地笑一下。可以听得出来,她不愿意回忆那些令她痛苦的细节,提到时都一带而过。我们也不问。我们最关注也是最痛惜的一件事是:不幸的遭遇一直持续了七年,为什么她一直不说?

  “从我记事儿起我爸爸就老是打我。他打得特别狠,就用那种板鞋往脑袋上打。小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犯什么错了就会挨顿打;大一点了吧,我也不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顶他,跟他嚷,我挺听话的,可他也打我。”

  安安渐渐明白,继父的打和妈妈的打是不一样的。“我妈气急了也打我,可她打我几下,她自己都哭。她是我真犯错才打我的。慢慢的,就形成我特别怕他,怕他打。他打我都背着我妈,也不让我跟我妈说。有一次我说了,之后他就又打了我一顿,我也不敢再说了。”

  “那是10岁的时候,”安安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接了下去,“我记得是个冬天,我正在床上看电视呢,他就上我被窝来了。因为从小我就跟他一起生活,就把他当亲父亲一样,也就没多想,反正是爸爸嘛。后来,他就欺负我……我当时就吓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挺怕他的,又不敢反抗又不敢说。当时我也不明白这是什么事,也不知道有多严重。”

  记者问:“为什么连对妈妈都不敢说呢?”

  “他不让我说,我就不敢说。他说完这句话我立刻就想到,如果我说的话他就会打我的。如果告诉我妈吧,我还是怕我爸知道。如果他们俩以后还是在一起呢?”

  “第二次是在半年后的夏天。从第二次以后就是经常性的了。在我小学六年级到初一那会儿,差不多一星期就一次。但每次我都不敢说。后来他打我,其实都是为了那方面的事我不同意,但跟别人都是说我不好好学习,要么就是不干活,其实都是借口。”

  为了避免安安怀孕,继父还给她吃过避孕药。安安说,吃了那个药脑袋疼,不愿意吃,继父就把药夹在烙饼里,反正得看着她吃下去。

  “上初二的时候我告诉了姐姐,以前还跟隔壁的那个女孩说过。初中快毕业的时候,我和姐姐,还有另外两个孩子,决定一起离开家。我又怕我妈担心,就写封信把这事说了,想着让她先别着急把我找回来。走了十天,还是被找回来了。”

  记者问:“妈妈知道以后怎么办呢?”

  “我妈知道以后,我们也商量过要告他,可是我们都不懂法呀。他以前就说过,反正没有证据,你们谁爱告谁告。他老是吓唬我们,我们一家人都怕他。我们就想,如果这事不再发生,就好好过几年平常日子,过几年就得了,过几年我们俩不都长大了吗?”

  ■平时嘻嘻哈哈 同学说她是个古怪的人

  安安小的时候很喜欢上学,说到那会儿每次考试都有90多分,她的眼睛都闪亮了一下,但兴奋的神情很快就扬州癫痫患者去哪家医院好消逝了。

  “后来我觉得自己和别的学生都不一样,他们都是特别快乐的,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就什么事情都考虑得特别多。慢慢的我就根本不想学习的事了,净想家里的事,学习成绩也越来越不好。”

  记者问:“你跟同学的关系怎么样?”

  “挺好的。有一次大家在一块儿说性格,我就问他们:‘你们看我是什么样的人啊?’他们说:‘你就特别古怪。’”

  “为什么说你古怪?”

  “他们说,有的时候我说的东西他们都听不懂,还说我老想一些事跟他们都不一样。其实在外面我几乎很少哭,同学老说我,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啊,天天乐呵呵的。其实啊,我心里烦,但表面上跟同学一说话一乐,也就过去了。我不想让人家看出我有心事。反正又不是为了他活着,该乐的时候为什么不乐呀,就是自我安慰吧。”

  记者问:“有没有想过自己以后怎么办?”

  “以后怎么办?”安安呆呆地重复了一遍,“不知道。反正不打算回我们家那边了。自从告了他以后,整个乡里都知道了。有一次我和我姐姐上街,无意中看到有人在马路对面指着说我们。我现在都不敢上街。”

  只有初中毕业的安安现在天天就窝在大姨家里,她说想等这件案子结束后再重新开始生活,找个工作,有机会的话读个职高,学点技能。

  “我这两天还老在想,我爸爸他什么时候出来?这次判他我希望越重越好。要是判得轻了,他出来,肯定不会放过我们,我们怎么办啊?”

  ■母亲想不通 对叫他爸爸的孩子他怎能下手

  和安安妈妈的对话是在小心翼翼中进行的,因为她此刻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巨大心理压力。一方面,她为自己女儿的不幸感到痛心疾首;另一方面,制造这不幸的罪魁祸首竟是自己的丈夫,她为自己的失察感到无比的内疚。所有这些痛苦她难以独自排解,而她又觉得:“这是一个脸面的事,也没法儿跟别人说。”

  “想不通,我现在天天都睡不着觉,往哪儿想都想不通。他打安安,我一直都以为是因为孩子懒。他这人特别机灵,外面也有人,可是他就不承认。我也想过离婚,他不同意。就是离了婚,他也跟你捣乱,我弄不了他。知道他这事以后,我们都想过要不就弄死他,真的,我们娘儿仨都想过。到一月份,跟我姐姐说了,她认识一个懂法的人,这才下决心告他。”

  记者问:“你去年5月份知道这件事以后,为什么没有立刻告他呢?”

  “我这些年就是这么忍着过来的。你说我都打过一次离婚了,人都是有脸面的啊。我这人就是脾气软,每天他一走,我们娘儿仨就抱一块想,这可怎么办啊,怎么过啊;他在家,我们就装着什么事都没有。”

  因为家里新盖的房,没剩下什么积蓄,安安妈妈的收入也不高,她说,打算过一阵就卖了房子,带着两个孩子到新的地方开始新生活。

  说着说着,安安的妈妈忍不住哭出了声:“当时她才10岁,天天叫他爸爸,他怎么就忍心干这事?我一直忍,什么都是忍,可忍来忍去,忍来的都是大祸。”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教授巫昌祯告诉记者,安安及其母亲向公安机关举报后,有医疗机构的妇科检查证明,证明安安治癫痫病运城哪家医院好的处女膜已破裂,患有妇科病,并有安安的姐姐作证,公安机关据此就可以立案,搜集更多的物证,最终由法院判定其是否有罪。

  据当地公安机关透露,安安的继父现已承认其罪行,即将会被以奸污幼女的罪名提起公诉。

  ■黑色秘密保持7年 绝不仅仅是因为孩子太软弱

  龙迪,曾任中国青年报社青春热线督导,现为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工作系博士生。她的博士论文研究方向就是如何帮助儿童性侵害的受害者及其家庭,我们特地对她进行了电话采访。

  记者:“相信了解案情后,不少人都会感慨:这个女孩太软弱,如果早点把事情说出来就好了。”

  龙迪:“这个黑色的秘密保持了七年这么长的时间,我不认为仅仅是因为性格软弱这样简单的心理因素。性侵犯这样的事情对孩子来说是非常复杂的。如果在一个家庭微观地来看,成年人和孩子在权利对比上是有很大差距的,孩子没有经济权利,孩子是不能随便躲开父亲的,她无处藏身。我国的传统观念又认为‘家丑不可外扬’。而且一个10岁的孩子,即使当时她真的说出来,有人信吗?常常是侵犯者到处诋毁孩子的品格,人们很难相信他。现实中,人们很少相信孩子的话,特别是那些表面上不讨人喜欢的孩子的话。孩子是非常敏锐的,他们从自己日常生活经验中可以推断,当自己与权威人物冲突时,成年人相信自己的可能性很小。”

  记者问:“为什么不告诉妈妈?妈妈应是值得信赖的。”

  龙迪分析说:“性侵犯发生在家中,孩子的情绪更为复杂。很多这样的孩子会觉得,在妈妈的眼中,丈夫的位置一定高过孩子的位置,自己很难从母亲那里得到保护。还有就是孩子觉得妈妈解决不了这个事情,说了也还是挨打。而且很可能家庭因此被拆散。孩子对家庭通常都是非常忠心的。另外,孩子可能还会觉得自己对家庭中发生不好的事情负有一定责任。她不敢说!

  “很多国外研究表明,很少有受害人马上说出来。大约50%的人终生都不披露这个黑色的秘密。为什么呢?性侵犯对于孩子的最大伤害之一,就是破坏了对他人的信任,特别是当侵犯者是自己所信任的人!孩子在这个过程中始终感受到背叛。如果没有特殊的治疗,对他人的不信任可能会持续终生。另外,就像安安一样,有的孩子在遭受性侵犯的同时,还同时遭受其他形式的虐待,比如被打被骂被忽视。在这样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受害者一般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好’性格,就像这个孩子,被同学称为‘古怪’。可能学习成绩也不会太好。我们的社会在有些方面是非常功利的,学校的老师和同学通常会相信一个‘性格古怪’、‘学习成绩不好’学生的‘一派胡言’吗?不少老师、父母常常根据孩子的外在表现评价孩子,却很少探知,那些不讨人喜欢的孩子生活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常常是创伤使得孩子不讨人喜欢!

  “很多研究表明,当孩子有了被性侵犯的经历,其心理年龄发展是停滞的。这个案件中,安安的心理成熟程度可能就停留在10岁左右的水平,只有把这个案子结束了,经过恰当的心理帮助,她的心理才能继续发展。外人看来,她平时嘻嘻哈哈,有时情绪起伏不定,很‘古怪’;但是对她来说,一方面是由于她的心理年龄还停在10岁,另一方面是用这种方式来遗忘、逃避,是一种自我心理保护。”

  ■儿童性侵如何克服癫痫病带来的心理阴影犯事件绝不罕见 父母和老师却不知如何帮助

  记者:“安安七年来忍气吞声,而这期间她一直在接受学校教育。安安说,她在学校里好像没有学到对解决这件事有帮助的东西。”

  龙迪:“我不知道安安的学校是否有性教育。不过,即使学校有,如果性教育是以社会控制为目的的生殖教育,缺乏培养孩子对于自己身体的权利意识,的确不能帮助遭受性侵犯的孩子及时终止伤害。有关预防和治疗儿童性侵犯的措施,西方发达国家已经进行了30多年的探索和研究,据我所知,我们国家的相应研究凤毛麟角。可是,在我们的周围,儿童性侵犯的事件并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罕见。我曾应邀在一个青少年刊物中办了两年性教育专栏,很多青少年朋友告诉我,他们曾经或正在遭受性侵犯。侵犯者包括老师、亲人、朋友、熟人,以及陌生人。年龄最小的是4岁。通过热线求助的求助者本人或亲友也有这样的经历。可是,作为孩子的保护者和教育者,父母和老师对于如何帮助儿童性侵犯的孩子所知甚少。”

  ■侵犯者被逮捕之后 伤害却仍在继续

  记者:“这桩案件中,有另一个其实也是很受伤害的孩子——英英。她的心理其实应该很矛盾,一面是她同情的妹妹,另一面则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她现在选择站出来为妹妹作证。另外,在这个畸形的环境里,英英的成长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

  龙迪:“是的,这种事一旦发生,受伤害的绝不仅仅是受侵犯的孩子一个人,而是整个家庭,包括每一个家庭成员。因为每个家庭成员都会对于彼此的信任关系画一个大大的问号。因此,帮助遭受儿童性侵犯者需要帮助整个家庭。研究表明,性侵犯对于受害者的伤害不仅取决于性侵犯时事件本身,更取决于事情被告发后,家人对孩子的心理支持和理解。可是,在发生儿童性侵犯的家庭中,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往往是不好的。因此,需要家庭(心理)治疗师帮助家庭重建家庭关系,消除自责内疚,重建对别人的信任。

  “另外,外在的舆论环境对于家庭的影响也十分重要。旁人对她们指指点点,对孩子是一种继续伤害。性侵犯对孩子的伤害,往往不仅仅是这个事件本身,包括告发以后处理的整个过程,还有她们未来的生活。如果处理不好,受害者会在人际关系、亲密关系,以及性关系方面遇到相当大的困难。接受专业心理帮助是特别重要的。”(本文案件中所涉人名均为化名)

  ■文并摄/本报记者 乐倩 特约记者 舒文

  ■备忘:

  ■1997年下半年妇联系统所接到的有关奸淫幼女的来信来访为135件,1998年上升到2948件,1999年高达3619件,2000年为3081件。湖南省妇联的统计则表明,有关幼女遭强暴的信访,占儿童保护类案件的31%。

  ■从国内外的综合调查数据来看,85%以上的性侵犯都是儿童家庭的邻居、朋友、亲戚、熟人或父母干的。因此,要教会儿童辨别不同成年人的品质。这并不是要孩子们对一切亲热的人都加以猜疑,而是应以安全和明智的方式加强儿童的警觉。

TAG标签:

【审核人:】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正规吗   北京癫痫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疗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看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